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BG视讯 > 国防预算 >

看2020刘尚希:地方财政缓解压力要优化支出结构

归档日期:11-27       文本归类:国防预算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明年财政收入的增长可能面临着很大的不确定性,因此,地方财政的压力显而易见,可能会比2019年更大,解决办法之一是地方财政要优化支出结构。

  针对明年财政收入走势等问题,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总体看,明年财政收入的增长可能面临着很大的不确定性,因此,地方财政的压力显而易见,可能会比2019年更大,怎么办呢?解决办法之一是地方财政要优化支出结构,分轻重缓急、优先顺序排队,来优化支出结构,分清楚哪些是重点,哪些可以适当压缩,要具体化,不能大而化之,要结合当地的实际情况,去优化支出结构,把改革举措落到实处。”

  刘尚希:财政收入下降或是增长,取决于两个因素,一个是税基,税率不变的情况下,税基增长,税收收入就会增长。另一个因素,则是假设在税基不变的情况下,税率下调,税收收入就会下降。

  如果明年税率不作大调整,那么明年的财政收入是否会增长主要取决于税基,如果税基增长,那么税收收入会增长,整个财政收入也会增长。

  而税基的增长取决于经济的增长,企业所得税税基增长取决于企业利润增长;个人所得税税基增长取决于个人收入、居民收入的增长;增值税税基扩大,则取决于企业的增加值增长。此外, 财政收入都是按现价计算的,尤其是增值税,与价格直接关联。如果PPI(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是往下走的,那么增值税就会有所下降,如果PPI往上走,增值税就会增加。总体看,明年的财政收入取决于PPI的走势、经济增长情况以及居民收入增长、企业盈利能力、盈利水平等多个因素。

  综合判断,明年国际经济立马反弹的可能性不大,因此国内经济增长要维持稳定也面临严峻挑战。从这一点来看,税收收入的增长已面临着很大的不确定性。此外,PPI是否往上走,取决于消费需求、投资需求是否扩大,如果没有扩大,PPI反弹的可能性也不大,所以PPI走势也给增值税的增长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同时,企业在面临压力的情况下,要给员工加工资也是很困难的,所以居民收入的增长也面临着不确定性。

  总体看,明年财政收入的增长可能面临着很大的不确定性,因此,地方财政的压力显而易见,可能会比2019年更大,怎么办呢?解决办法之一是地方财政要优化支出结构, 分轻重缓急、优先顺序排队,来优化支出结构,分清楚哪些是重点,哪些可以适当压缩,要具体化,不能大而化之,要结合当地的实际情况,去优化支出结构,把改革举措落到实处。

  对地方财政来说,最难的问题是选择。如何才能做出最优选择,既顾及眼前,又顾及长远;既考虑局部,也能照顾整体;既抓住重点,又兼顾一般,这就需要地方政府提升财政决策的水平。财政“过紧日子”在一定程度上也会发挥积极作用,就是迫使地方政府转变职能,分清楚什么是该干的事情,重新思考怎么去干,不能用传统思维,按传统方式一直干下去,要调整自身职能,更好地处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政府管不了、管不好的事,要下决心,通过放权来减轻自身负担,同时也激发市场活力。

  另外,全过程全方位实施绩效管理也是应对当前财政压力的有效改革举措。通过绩效管理,切实地提高地方绩效管理的能力,这是非常重要的。绩效管理专业性很强,涉及到各个领域、各个部门、各个方面,还涉及政府的理念以及相关的体制机制,所以加强绩效管理同时也是一个改革举措,能提高政府治理的效能。

  财政是国家治理的基础,这个基础如何体现?就是要通过财政绩效去体现,财政收的钱少,花得合理、有效益、有效果,老百姓满意,说明治理有效,反之说明绩效比较差,治理低效。

  总体看,加强绩效管理,提高绩效水平,不仅仅关乎财政,也是国家治理能力的反映。因此,在应对财政压力上,不能仅仅着眼于收收支支,还要从整个政府,从整个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方面去考虑问题,要将贯彻落实四中全会精神,贯穿到2020年绩效管理中去。

  新京报: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今年赤字率拟按2.8%安排,比去年预算高0.2个百分点,那么您对明年的财政赤字率有何预测?

  刘尚希:调整赤字率是手段,提高赤字率或降低赤字率,是手段的运用,而需要解决的问题是目标,两者之间必须形成有效匹配。不能说有药就吃,关键看有没有病,得了什么病,吃这个药能不能治这个病,这才是正常的逻辑。

  有说法认为,现在内需不足,要通过扩大赤字来扩大有效需求,这似乎是对症的,但我们现在面对的问题,到底是内需不足的问题,还是结构性的问题?当前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这说明中央已有非常明晰的判断,就是当前面临的主要问题,是结构性的问题,内需不足也是由结构性问题所引发的。

  所以,主要矛盾是在结构性问题上,矛盾的主要方面也是在结构性问题上,这不是仅仅靠提高赤字就能解决的,必须加快改革。当然,在结构性改革的过程中,是否可以适当扩大赤字,来缓解当前因结构性问题而导致的经济收缩呢?我认为是可以的,但不能变成主要政策措施,而仅应该是辅助手段。

  从当前来看,财政要在稳增长、稳预期上发挥更大作用,就要发挥财政结构性政策的作用,发挥推动结构性改革方面的作用,而不是简单地在收与支、赤字率高与低上做文章,即便在这方面做文章,也要和大主题相吻合,不能抛开大主题来谈赤字率的高低,所以不能说我国的赤字率低,就应当提升赤字率,这个逻辑是不成立的。

本文链接:http://alexaza.com/guofangyusuan/9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