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BG视讯 > 国防预算 >

大国AI军力比较

归档日期:12-03       文本归类:国防预算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总的来说,军用人工智能的未来发展面临两个难以逾越的“瓶颈”,一个是技术发展的障碍,解决这一问题唯有循序渐进;另一个是对人工智能武器系统的授权问题,这关系到武器系统智能化所引发的伦理问题。

  继2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启动“美国AI计划”之后,美国又于11月中旬启动“国家人工智能研究院”项目。不久前,俄罗斯公布首版《人工智能战略》,其他多国也已就人工智能的技术研发及军事运用发布战略和规划性文件。

  人工智能是当今社会的一大主导和引领技术,其在军事领域的应用与发展势所必然。在群雄并起的军事人工智能领域,谁领风骚?

  英国科学家图灵在1950年发表的著名论文《计算机器与智能》中,最先提出了关于人工智能的“图灵假设”。此后,人工智能技术一直强劲发展。

  2016年,奥巴马政府发布了美国首份“国家人工智能战略”。2019年6月21日,特朗普政府发布新版“国家人工智能战略”。美国国家人工智能安全委员会联席会议主席埃里克·施密特和罗伯特·沃克预言,到2040年,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将主导战场。届时,美国若不具备强大的人工智能能力,将不仅不能主导战场,甚至会失去传统优势。因为美军即使继续保有舰船、坦克和飞机上的相当优势,敌方也可能用大量无人机击溃美军。

  美军认为,在短期内,对敌方防空任务的压制可能比发展人工智能技术更重要,但从中长期来看,美国应该找到最能支持安全需求的技术组合,并将人工智能技术研发与应用融入国防体系之中。

  苏联国防部副部长兼总参谋长奥加尔科夫曾预测信息技术将催生军事革命,却因反应较迟而导致后来俄罗斯在此方面被动追赶。对于人工智能技术发展及其军事运用,俄罗斯高度重视。2017年,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人工智能不仅代表着俄罗斯的未来,也是全人类的未来。”

  俄罗斯军方认为,人工智能将引发继火药、核武器之后军事领域的第三次革命。虽与美军利用技术优势和资源优势大力发展军事人工智能相比,俄罗斯并无优势,但俄罗斯不甘落后奋起直追,不断加大投入,以期发展自身特色和个性优势。

  为此,2014年2月,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签署命令,宣布成立隶属于国防部的机器人技术科研试验中心,开展军用机器人技术综合系统试验。2015年12月,普京签署总统令,宣布成立国家机器人技术发展中心,监管和组织军用、民用机器人技术领域相关工作。这意味着俄罗斯开始在国家层面,对无人作战系统的建设发展进行总体规划,重点关注无人机和地面战斗机器人的发展。

  2017年,俄罗斯国防部《2018~2025年国家武器装备计划》提出为俄武装力量提供基于新物理原理的武器,以及超高声速武器样机、智能化机器人系统和新一代常规武器装备。2018年,俄罗斯外交和国防政策委员会发布《人工智能在军事领域的发展现状以及应用前景》,明确将人工智能视为国家间战略竞争的重要领域。

  英国政府于2018年4月发布了《人工智能行业新政》,旨在推动英国成为全球人工智能的领导者;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巴黎人工智能峰会上公布了法国将在人工智能研究、训练和产业领域成为全球领先者的“十五亿欧元计划”;德国在2018年公布了国家人工智能战略,并计划与法国建立一个联合人工智能研究中心。

  2017年3月,日本发布了《人工智能技术战略》;2018年2月,印度政府任命了一个人工智能特别工作小组,研究人工智能的和平与商业用途,对未来革命化武器的开发进行构想,研究将人工智能用于监视非国家行为体,并开发用于军事的智能机器人系统;韩国政府则公布了一个5年计划,计划投资2.2万亿韩元加强人工智能的研发。

  美军人工智能技术开发和军事运用在国防部和各军种之间展开。国防部人工智能中心主任宣布的第一个5年计划,是“采用云技术建立国防部范围内通用人工智能运行基础,包括工具、共享数据、可重复使用技术、流程以及专业知识等,以实现快速交付和人工智能功能扩展”,未来5年投入17亿美元,联合美军相关单位和美国17家其他机构,共同推进600个左右人工智能项目。

  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宣布启动“下一代人工智能”项目,计划5年内投资20亿美元,用于构建能够进行类似人类交流和逻辑推理的人工智能工具。与此同时,将人工智能发展纳入美国防部信息化正面计划。2019年7月12日,美国防部发布《国防部数字现代化战略》。在人工智能技术运用方面,明确国防部联合人工智能中心的任务是“加速采用并集成人工智能能力”。

  在军种人工智能技术运用方面,美国陆军正在研发一种能更准确远程射击的人工智能炮弹。这项计划以雷神公司生产的155毫米榴弹炮为基础,使用GPS制导系统来提高火炮系统的精准性,射程可达60公里,能够搜索超过28平方公里范围内的目标,在扫描和寻的时使用所配备的降落伞或动力翼。美国陆军将为此投入2500万美元,计划在2020年投入使用。目前研究工作主要集中在相关系统软件的开发上。

  美国海军正在推进一个拥有10艘无人舰艇的“幽灵舰队”计划。为此,美国海军计划在2020财年投入4亿美元,建造两艘大型无人水面舰艇。海军对整个计划斥资27亿美元,在未来5年内建造10艘此类舰艇。这项计划的研究基础是132英尺(约40米)长的“海上猎手”号中型无人艇。在海试中,使用人工智能技术的“海上猎手”,以完全自主状态从加利福尼亚航行至夏威夷,并自主安全返回。

  9月12日,美国空军发布了其《2019年度人工智能战略》,重点是智能化地获取、处理和共享数据,培训有关人员有效并合规地使用人工智能技术与功能。

  俄罗斯《人工智能战略》要求政府提供资金创建研究中心、实验室和支持专项培训计划,制定促进人工智能研发的措施;同时强调,为应对人工智能所带来的挑战,俄罗斯应制定法律和伦理规则来管理个人与人工智能的交互;明确“人工智能系统造成的数据损坏”在所有者、开发人员和供应商之间的责任区分;阐明政策“对人工智能成果传播的调控作用”。

  俄罗斯军用人工智能技术综合运用已经历实战检验。2015年底,在协助叙利亚政府军对抗反对派武装的战斗中,俄罗斯就使用了战斗机器人、无人机和自动化指挥系统等。在2017年7月的莫斯科航展期间,俄罗斯“战术导弹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表示要给导弹赋予更多的“自主思考”能力。俄罗斯空军总司令维克托·邦达列夫也表示要把智能导弹装备到下一代轰炸机上。战斗机器人、军用无人机等,已经是俄罗斯军队的实战装备。

  俄罗斯自主研发的人工智能陆战机器人以“天王星”系列和“平台-M”“阿尔戈”等型号为代表,重量在1吨到14吨之间,可执行巡逻、侦察、排雷、近距离火力支援等任务。此外,俄军还有形似军犬、快速奔跑的机器人,可用于向火线运输弹药给养,铲车式机器人可将战场上的伤员用铲斗送回后方。

  俄罗斯海军的无人潜航器可组团侦察水面下及海底环境,观测可疑物并用炸弹摧毁敌目标。其中,“波塞冬”核动力潜航器的功能最为强大,可携带200万吨当量级的核战斗部,足以摧毁大型沿海城市、海军基地和其他设施。此外,俄罗斯海军即将装备具有“自主学习”能力的雷场系统,这种智能化弹药可通过区分噪音、磁场等特征来识别舰艇、潜艇等目标。

  早在1983年12月1日,俄罗斯无人机航空兵924中心的前身即在拉脱维亚的马尔齐延镇成立。2014年12月,以此为基础组建了俄国防部第924无人机航空兵中心。迄今,该中心已经承担了俄罗斯军队大量空中任务。

  例如在叙利亚战场上,无人机担负了俄军70%的侦察任务,为航空兵和炮兵火力打击指示目标。2018年,俄无人机系统建设发展局长亚历山大·诺维科夫少将透露,俄军现有无人机超过1900架,隶属各军兵种特种部队,各军区和集团军都成立无人机航空兵部门。

  以色列军方正展开智能坦克的研发。智能坦克原型车安装了“自主任务协助系统”,通过应用人工智能技术,包括多种传感器,获取战场信息,同时使用触摸屏、增强现实头盔进行显示,实现自主规划任务、自动驾驶,并同时操纵所有车载武器系统。“卡梅尔”装甲战斗车辆将致力于发展“混合动力推进、网络防卫、主动伪装、多任务雷达”等多项技术。

  印度军队一直试图像美军一样加强军队的网络中心战能力建设。为此,印度陆军推出了“战术指挥、控制、通信和信息系统”建设规划。在人工智能技术发展推动下,印度版网络中心战开始向智能化迈进,试图实现智能化的网络中心战能力。虽因种种原因推进缓慢,但印度军队并未放松努力。

  总的来说,军用人工智能的未来发展面临两个难以逾越的“瓶颈”,一个是技术发展的障碍,解决这一问题唯有循序渐进;另一个是对人工智能武器系统的授权问题,这关系到武器系统智能化所引发的伦理问题。

  目前,人工智能在一些特定领域取得了惊人的成功,但是在更为广泛的领域,人工智能的缺陷也是非常明显的。

  例如,美军曾用一种算法来对某个国家的“反介入/区域拒止”火炮连的数量进行侦察和评估,结果大大高估了该国的相关能力。原因在于美军不了解这个国家的墓葬文化——该国的墓地从上空观察与防空火炮阵地非常相似。这种文化的隔膜造成美国人在进行算法开发时出现错误。

  而且已有研究表明,即使是一些先进的算法也可以被蒙骗,无法分辨用肉眼都很容易分辨的目标。更何况,人们还可以设计“人工智能伪装”来欺骗人工智能的侦察和识别。

  即使人工智能的军事运用解决了所有的技术问题,也仍然无法适应千变万化的战术变幻。目前而言,人工智能只能对人的智能进行模仿,精于能够用数学模型描述的确定性问题的分析。正如克劳塞维茨所言,军事领域是不确定的王国。对于战场上的不按规矩出牌,人工智能恐怕只能徒唤奈何。

  人工智能的军事运用无法绕开决策授权的问题。没有自主决策授权的人工智能仅是自动化的高级形式。对人工智能进行决策授权,首先受制于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在人工智能技术完善到具有等同人类的直觉、分析、推理、判别等基本能力之前,对人工智能进行战场授权显然是不负责任的。

  即使在人工智能技术发展基本达到人的决策水准之后,对人工智能的决策授权仍然面临实际困难。军事指挥员的决策失误,是要受到军事法庭审判并承担法律责任的。可是,如果授权给人工智能系统,如果出现类似问题,是处罚授权者,还是处罚人工智能?

  9月14日凌晨,位于波斯湾沿岸的沙特石油设施遭遇智能化无人机群的攻击。智能化无人机群隐蔽突防、精确制导、自主寻的,转瞬之间精确摧毁石油生产大国沙特阿拉伯多达一半的石油生产能力。

  这一突如其来的战例让人惊呼:无人机智能化攻击已经开始改变战争形态!一次无人机集群攻击几乎达到一场中型战争的效果,让人无法低估智能化作战系统所具有的无限潜力。这无疑将极大地推动战争向无人智能化方向发展,也让人们不得不急切呼吁国际社会对人工智能的军事运用确立标准和规范。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本文链接:http://alexaza.com/guofangyusuan/957.html